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郑业成小哥哥prprprpr

这个丞相不正经【2】

☆ooc严重☆

☆私设严重☆

☆拖延症严重☆

-------------------------

车夫赶着马车晃晃悠悠晃晃悠悠,拉着叶秋走了大半个月后,叶秋终于撑着额头半死不活的问出口:“欸,我说……我都没吩咐你往哪走你怎么就知道?”
车夫回头瞅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回答:“大公子交代了,务必把您完完整整的送到您的老家。”
没看错的话,车夫的那一眼似乎闪现出了类似“你不知道我会带你去哪里那你还坐我的车坐了半个月?”

叶秋不由得冒出了青筋。

“……好吧好吧。”他摆摆手,又懒散的躺了回去。不得不说,文州准备的还真是充……
心里的话还没讲完,马车突然猛地往上一窜,震得原本就晕车的叶秋内脏都要颠出来。他提高了声音问:“怎么回事?”

回答叶秋的是布帘外一道血线溅过,一柄剑破空而入,毫无停顿的顶在他的喉咙边。
随后布帘刷拉一声被扯了下来,一大帮镖局打扮的人拥上来,提剑的那位开门见山:“叶相,我们家公子考虑不周,竟然吩咐这等服侍,实在是怠慢。宗主已经在别府里准备好一切,叶相……和我们哥俩走一趟?”

这摆明就是要硬抢了,叶秋只身一人,又是一介文官,当然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于是摆出了一副任君宰割的鱼肉模样。

哎……文州的城府还是略输一点啊,出来前他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份“大礼”。

还真是……新鲜。

大概是叶秋十分配合的缘故,绑在身后的绳子只是打了两个十分随意的结,嘴也没给堵上,一看蓝雨的宗主派人出门前就没交代个明白。
见这样的状况,叶秋张嘴就来,喋喋不休了一路,从“我这弱不禁风的文官还要动用这么多的文官啊你们家大人还真是看得起在下”到“你们知道你们蓝雨那老头子养了多少个姨太太有一次他顶着一脸抓痕上朝连皇上都知道了啧啧啧应该是葡萄架倒了”

说得蓝雨众人十分,万分的想捅他个千百遍,可惜老爷子特意吩咐了要见活人,捅了可没法交差。
众人开始后悔当时为什么一见到没有第一时间敲晕他结果听了这么多垃圾话。

终于挨到黄昏,叶秋被丢在草丛里,听着蓝雨众人的各种八卦。从“老爷子究竟养了多少个姨太太”开始,到“大公子和黄小公子是不是像外界那么说的真的有一腿”再到“这一次绑了叶秋回去真正目的是给大公子当媳妇吗,脸蛋虽然很好看但是一张嘴要人命啊”众人心理十分阴暗的嘿嘿一顿笑,听得叶秋啧啧称叹。

啊哟,好像听到了好多不该知道的新鲜玩意啊。

不过又说回来,走了大半晌,周围有什么大概也摸得七七八八。
有庄稼,有树林,背靠着河流,又近傍晚。

天时地利人和。
天晚了,游戏是可以结束了吧?

叶秋动了动蹲麻的脚,朝着外面嚷嚷了一声:“哎哟我肚子好痛快受不了了。”
很快,草丛就被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扒拉开:“嚷嚷什么嚷嚷!”
叶秋苦巴巴着一张俊脸:“大哥,我……我肚子痛,能不能让我方便下啊?”说着又是做出一副晕晕欲吐的姿态。
汉子嫌弃的瞥了他一眼,暗讽果真是成天大鱼大肉的败类,一顿吃的不好这一会就不行了。伸手拽起叶秋的后领往河边拖了几步:“妈的,滚远点!”

叶秋又往河边挪了几步,接着嚷嚷:“这位大哥!好汉!你把我的手绑着,这样我不能……啊?”
“那你还是忍着吧。”汉子把浓眉一拧,转身就走。
“那不行!我要是弄脏了还是苦了大哥你嘛”
“你们南蛮这么这么磨磨唧唧!”汉子怒骂,伸手粗暴的把叶秋绑着的绳子扯下来。
似乎料定叶秋弱鸡般的身体肯定逃脱不了,放心的扭头就走。
叶秋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人是很多,不过,脑子可不大够用。

趁那人钻出草丛的一刹那,叶秋飞快的抖掉还挂在身上的绳子就势一滚,轻巧的钻进水里,脚一蹬就窜出去好远。
守着叶秋的人几乎是在同时发现不对,猛地又回到刚才叶秋蹲着的地儿,望着被搅乱了平静的河面目瞪口呆。
刚刚骂了“南蛮”,转眼叶秋就用最熟悉的水性摆脱他们的视线,这仿佛好一大耳光就抽上来。这可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世家子弟竟会凫水的,还游得这么快!

他愣了一会,连忙大吼:“追!让叶秋那小崽子偷溜了!”
十几二十个人抄起武器就沿着岸上追。蓝雨一族都是北方人,连带着手下一群旱鸭子,哪比得上自幼在南方长大的叶秋?当然是岸上追来的快。况且,叶秋这个人奸诈无比,谁会知道他在水下使什么诈。

追了半晌,终于瞧见叶秋在水里浮浮沉沉,大家加快速度,如猛虎扑食般跳下水捞起一看,却只是叶秋故意落水里的外裳。
“靠!”带头的人气得爆了粗,抬手就把衣服甩到汉子脸上:“看你干的好事!守人都能给守没了!还不快回去看看他上岸往哪跑了?”

黄昏下,微微泛着涟漪的河面突然冒起一个头。

叶秋果然没有离开过。装着逃跑的样子窜出几丈又游回来,靠在岸边等待蓝雨一众离开。
他四下望了两眼,飞快的撑着河岸爬上来,解开湿透的发带,当做腰带在腰间绕了绕。

……狼狈啊!刚才外裳脱得急,腰带也顺水流走,再不绑起来……恐怕连裤子也不能用了。
回去非得被那群小崽子笑死不可。

叶秋叹了口气,抹掉脸上残余的河水,佝偻着身子埋在半人高的草丛里,一步一步的离开这里。
追着他的一圈人也没有耽搁时间,发现不对立马掉头。远远就听见追赶声的叶秋毫不慌张,当机立断的跳起来拔腿就跑,气得身后追着的人嗷嗷大叫。

左拐右拐,终于看到炊烟袅袅的一小村庄,这可惜这路子四通八达,贸然跑动更容易引起骚乱。叶秋啧了一声,闭眼一头扎进最近的小客栈。

已经到了夜晚,附近的店铺大多都已经打烊。陈果没精打采的抓着抹布在柜台上蹭着,心里盘算着果然就算一家小客栈由两个姑娘来经营还是太吃力,还是张罗着再收几个小二进来。
胡思乱想了一阵,半开着的客栈门哗啦一声被人推开,一个披头散发只穿了件内衫的“东西”就跌跌撞撞地闯进来,吓得陈果一激灵抽过扫把就往这不人不鬼的“东西”头上抡。

叶秋也是被陈果这一话不说就动手的土匪气概吓得一抖,心里还抽空赞叹了一句“姑娘好身手”,后退一步把门踢上,架住了陈果的扫把连喊:“女侠住手!”

昏暗的灯光下,陈果终于看清藏在还滴着水的头发后面的人有一张俊俏的脸蛋,于是退后一步,把扫把横在胸前。

灯光下的男人有影子。嗯嗯,不是水鬼。
有了这个认知,陈果也就放心许多,好像丝毫没发现半夜和一个陌生男子在一起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叶秋长舒一口气,扒开糊在脸上的头发,教养极好的做了个揖,开口道:“在下姓叶名秋,在下从京城而来贸商,不料半路遇见土匪,将在下的钱财洗劫一空后还想把在下杀之而后快,在下借机逃了出来,还请姑娘攒为收留。”

简直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陈果快被这一番文绉绉,一口一个“在下”的话绕晕,迷茫的连摆手:“停停停,谁稀罕听你的事,讲这么久,名字都说不利索,再来一遍。”
叶秋挠挠头。他在京城大名鼎鼎别人久仰还来不及,根本没听说过有谁不认识他的名字的,于是开口又说了一遍:“叶秋。”

“叶秋?那个丞相,叶秋大人?你拿我开刷呢?” 陈果瞪了他一眼,根本不信。
“我的确是那个叶秋啊!”叶秋有点哭笑不得,“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你是叶相,那我还是沐橙郡主呢。”陈果翻了个白眼,表示她绝对不会相信。

“……好吧,我叫叶修。”
“嗯嗯,”陈果满意了,摆摆手,“行吧,你且躲一躲。”

很快哐当哐当的砸门声就响起,叶修对陈果比了一个闭嘴的手势,蹲到柜台下面去了。
于是陈果扬声叫道:“谁呀?”
门外的人粗声粗气的说:“姑娘有没有看到一个小白脸?或者听到什么声响?”

“哪有什么小白脸,我都打烊了,走走走一边去。”陈果开门,不耐烦的把人往外推。那汉子疑惑的往陈果身后看,在接收到陈果不善的神色后讪讪的离开。

“终于走了。”陈果嘟囔着绕到柜台后面,想把躲在下面的叶修给拽出来,“人都走了,你还不……”

话声戛然而止。叶修奔波了一天,就这么短暂的一靠,竟然酣然入眠。

罢了罢了。陈果无奈的瞪着那个没心没肺的人一眼,摇着头熄灯睡了。
天气这么冷,着了寒气,可别怪我啊……恩,就当是你半夜打扰了我的报应吧!想到这里,陈果神情愉悦的离开。

叶修:“啊,啊嚏!”

-------------------------
бдб恢复周更三千啊啊啊求回复啊啊啊啊啊求认识啊啊啊啊啊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