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丞相不正经【3】

☆ooc严重☆

☆私设严重☆

☆拖延症严重☆

-------------------------

叶修的第二天早上是被杀气吓醒的。
没错,是杀气而不是其他,而且是来自身旁的杀气。

猛地睁开眼,叶修一个鲤鱼打挺就要跳起来,可他忘记昨晚缩在柜台下睡了一夜,湿哒哒的衣服就一直粘在皮肤上——不染了寒气才怪。
于是等陈果收敛杀气转头过来看时,叶修就展现出了他良好的柔韧性,整个人呲牙咧嘴的拧成麻花:“痛痛痛痛痛……”

大概是觉得没什么,陈果转过头去,再次释放着她的杀气。
叶修很是好奇,那么清纯漂亮的人,到底什么事惹得她发这么大的脾气?眼见得陈果眉头越皱越紧,叶修暗叫不好。果然,不一会后陈果恶狠狠的摔下了手中的账本。

“靠!”叶修听见陈果爆了一句粗,“账本怎么这么难算!我又忘记了!”
叶修好奇的探过身去瞧,果然桌面上放着厚厚几本账本,很勉强的控制自己不要笑出来。
毕竟,能算账算成这般糊涂样的,也是……少见了。

陈果快被自己气死了。算了51次,居然没有一次是一样的结果,刚刚好奇回头看了下叶修,结果记在脑子里的账又乱掉了。
算了算了,陈果摇摇头选择放弃,转过身就发现叶修在饶有兴致的看她的账本。

“咦,生意不错嘛。”没等陈果伸出手抢过账本,叶修已经冒出这么一句。
“怎么讲?”“你看这里,这几天都不是什么节日,收入却也很客观,克扣掉日常必需的支出后,剩余的也还可以,可见生意还是挺不错的嘛。”

“咦,你猜的好准。”陈果一听,好奇心就上来了,兴高采烈地给他讲起来,“别看我们兴欣镇小,但这里可是全国很重要的贸易栈口,六成的商队,都会通过这里,把这里当做中转站呢。”

“兴欣?兴欣镇?”叶修听说过这个名字,却没想到误打误撞真的到了这里,“挺不错的。”
“不是吧?”陈果看他的样子,以为他不知道有这个地方,很是吃惊,“你不是说你从京城来贸商,连这里都不知道?”知道是知道,但是不了解。叶修坦然接受陈果质疑的眼光,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话说,这家客栈就你一个人,会不会忙不过来啊?需要我的帮助吗?”
“不是的,还有一个人,不过她最近有事,就先回去了。”听到人手这件事,陈果又变得蔫哒哒的,“你说你能帮忙,那你能做什么?”“算账啊,端菜啊,都可以。只要你包吃包住,银两少点也无所谓。”叶修说了这么多,才想起自己的身体不太如意了,“不过在此之前,老板娘能不能让我先休息啊……啊,啊嚏!”

陈果立刻心虚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指了指二楼的西北角:“喏,那里有个杂物房,你就勉强住住吧,最近正值人多,房子不太够用啊。”“没事没事。”叶修一点都不在意这些,听到陈果的指令后立刻窜上二楼,走了一半又回来问道:“老板娘芳名几何呀?”

哎哟,居然给忘了。
陈果苦恼的拍拍额头:“我叫陈果,看起来也比你大了些,你叫我姐的没有关系。”
“哦。”叶修点点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爬到二楼打开门一瞧,叶修才知道陈果所说的“勉强”还真不是客气。一张低低矮矮的小木板床,开了一个小窗对着厨房所在的院子。地势也不是很好,屋里还七七八八的堆了一些箱子,平日也要点一盏油灯才能看得清楚,否则屋里就黑布隆冬活像闹鬼。
的确不太像是能住人的地方啊……不过还好收拾的干净。叶修只觉得头重脚轻,也没想太多了,直接钻进被窝里缩成一个肉粽。


湖心亭。
已是盛夏,满塘荷叶清香渐起。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曲曲折折的石子小径砌得格外低,在荷叶的遮掩下仿佛踏在水面上。小巧精致的亭子悬浮在荷塘之上,亭中人如画中人。
刘小别向守卫递了木牌后,就一直耐心的等待亭主人的召见。盛夏燥燥,鸣蜩声烦,踏进荷塘犹如进入一个新新世界,不由得使刘小别精神一振。

召见很快下来,刘小别定定神,接过还回来的木牌,轻手轻脚的循着石子小径往湖心亭去了。
亭中人身着青色长衫,手握一卷书,神情轻松地斜卧在小榻上,脚上套着木屐有一下没一下的叩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手不停的翻过一页,亭中人微微侧过脸,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眼睛大小并不一致,但也不骇人,反而在眉眼中尽闪着温柔的光。

“少主,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刘小别暗叹一声难怪有人对少主迷恋不已,原来就是被这目光迷昏了头。
这可是有源可寻的——一次乘了轿子,在街上偶遇了叶相,少主的笑容就和刚才如出一辙,惹得边上几个姑娘惊呼一声就要晕眩过去。

王杰希不动声色的将话本子收到袖里。之前叶秋因神秘而格外令人好奇,编出来的话本子更是能堆上几大车,内容新奇且不重样,也难怪王杰希能看得如此津津有味。刘小别的打断丝毫没能引起他的不满,穿好木屐后神情略显倦怠的跟在刘小别后面。

微草世代为商,是全国最大的药材铺。今日是自家少主正式上任微草宗主的日子,来访的人自然是如山如海。作为少主身旁的书童,刘小别自然要比别人多留心,以至于显得他比少主还要心焦。
沐浴更衣,敬请宾客,跪受圣旨,有的是忙活的时候,可少主一向不爱此类活动,兴致自然是不高的,这让刘小别微微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王杰希似乎也看出了刘小别此刻的心情,稍稍正了正神色,跟着他加快脚步。经过好一番折腾,王杰希也终于套上那套标志着一族之主的正装,赶往微草住宅的宗祠。

人自然是来了不少,巴结的,恭贺的,不怀好意的,尽职尽责的带上了完美无缺的假面具。王杰希接收到左手边的目光,抬眼望去就见蓝雨的喻文州喊着笑向他点头。他身后带着一个小男孩,缠着高英杰叽叽喳喳十分好奇。

那是蓝雨的新秀卢瀚文啊,王杰希恍然。曾听说他年仅十四却已经是蓝雨一个重要的成员,其才能谋略隐隐有赶超黄少天的势头。
如今他和略有些拘谨的高英杰站在一起,果真十分不错。

向喻文州致意后,王杰希转了头。稍远处站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表情严肃得仿佛是来找茬,另一个落了黑面神一步站在他后面,伸手托了托从西洋传进来的一种新奇的水晶镜子。
韩文清和张新杰。来自霸图的宗主和副宗主,这阵势可真够大的。
只难怪两个脸色不善,没人上前搭讪。

王杰希有点想笑。

见他望过来,韩文清微微点头。身为武将,韩文清和文官们的争斗也是相当激烈,王杰希少年成名,皇帝似乎也相当器重。在将皇帝可能授予的官职捋过一遍,张新杰决定还是亲自来微草一趟。

此人奸诈,不得不防。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接过象征家族的印章,由长辈给予告诫和祝福后,王杰希就算是微草第九代宗主了。谁不知道一族之主的位置觊觎的人简直防不胜防,直到现在刘小别才悄悄替少主松了一口气。
很快,圣旨也颁下来,帝授王杰希为礼部尚书,封赏源源不断的传下来。

礼部尚书,那可是正三品的官!对于步入仕途并不算太久的王杰希来说,这已经表现了皇帝对于他足够的重视。
微草善商不善政,能做到这么大的官,在微草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这是继霸图之后,皇帝又一次对各家族示好?
无疑,这对微草来说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树大招风,这固然是人人都能够料到的,但善于经商的微草却认识到:皇帝的认可,将会给微草带来更多的金钱,权利和荣耀。
人人都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在贺喜之余,更多人却对微草提高了警惕。
毫无疑问的,王杰希绝对不是善茬,若不及时抑止,今后必成劲敌。

哎,不知此次回去,多少人又该夜不成寐。王杰希有些恶劣的抬抬嘴角,从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话。

前辈,你看,我成功了哦。


一觉睡醒,叶修觉得自己像被拆了又重装似的。果然,休息了一阵,叶修感觉伤寒退了许多。
可毕竟人还是老了啊,盛夏天还能把自己折腾成这鬼样子。他在心里自嘲的笑一声。
动了动被压得发麻的手,他慢吞吞打了一盆水,简单的清理下头发和脸部,揉了揉一日一夜没进一滴水米而咕咕乱叫的肚子,又慢吞吞的往楼下去了。

陈果不在,是一个年轻一点的陌生女子站在柜台前。
见叶修从楼上下来,姑娘抬头望了他一眼。

眉眼带着英气,瓜子脸挂着一抹淡淡的笑,眼睛里却满是不服输的光彩,比起像江湖人一般大大咧咧的陈果,她又多了一些大家闺秀的温婉做派。
很不错的姑娘。叶修不动声色的点头赞许。

姑娘倒也大大方方,见叶修打量着自己,便笑了笑:“你就是老板娘所说的那个叶修啊?你好,我叫唐柔。”
唐柔?叶修有些诧异。这个名字,他是曾经听过的。先前一次私下聚会,喝醉了的大理寺少卿唐昊就曾谈论起自家幼妹唐柔,叽里呱啦夸了半个时辰,后来被叶修拽出去醒酒了。

说起唐昊,这还真是个奇人。他少年离家,凭借一身骨气硬是从正八品一个小小的芝麻官混到了当今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是朝廷上极少的不靠家族而晋升的人。叶修虽然也少年离家,但可或多或少的还是得到了嘉世的支持,仕途当然也比唐昊平坦些许。

唐家在荣耀帝国也是鼎鼎大名的商家,和微草有所不同的是,它从商不从政。没想到了这一代,居然出了唐昊这么一朵奇葩。
唐大小姐居然也爱好奇特,放着偌大的唐家家产,跑到这小小客栈当小妹来了,对上她哥哥,倒也不逞多让。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叶修心底里啧啧作叹,脸上却十分平静的问了一句:“你好,唐柔姑娘。老板娘去哪了啊?”
“刚刚说出去一趟,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唐柔闻言,乖乖的摇头。
“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出去?”叶修诧异,想了想又摇头,“算了,这后面的厨房,能用的吧?”“能的。怎么你饿了?唔……我也还没吃呢……”得到唐柔的准许,叶修唔了一声抬腿就往厨房走。

厨房还有剩饭,不过已经凉透。叶修加了一点水,架起柴火又蒸了一边。挑了根茄子切块又炸个遍,捞起后又掰了咸鱼和从西域传进来的辣椒,翻炒调味出锅。又取了个锅,放了豆干炸块,加入香料和葱花,勾得唐柔循味而来。

一气呵成。唐柔目瞪口呆的望着叶修忙碌的身影,一时无话。

陈果没有得到她爹的真传,做出来的菜老是磕磕绊绊;唐柔自幼就养尊处优,身为唐家大小姐,轮八辈子都轮不到她动手下厨,当然也不会。如今看到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竟能下厨,不由得愣在原地。

叶修端菜出来,看唐柔还愣在那里,于是出声催促:“还愣着干嘛?你不还没吃吗?来吃啊。”唐柔刚想回答,就听见陈果风风火火的闯进来:“饿死啦饿死啦!什么东西这么香?”
叶修扯着嗓子喊:“鱼香茄子和五香豆干,老板娘尝尝?”陈果看着他端菜的模样,猛地一掌拍到叶修后背:“不赖呀小子,你还会做饭?”
“马马虎虎吧。”叶修被拍得往前一踉跄,一盘菜差点就飞出去,于是警惕地看了陈果一眼,“话说这么晚了你去哪啊?”

“嘿,你不知道啊?微草近日新家主上位了。”陈果抢先夹了块茄子丢进嘴里,陶醉的眯起眼,“微草的药铺大都降了价,是时候采购一些常用的药材。”

“微草新家主?第九代啊,是谁啊?”叶修略略思酌,倒是想起一个人。

陈果听他这么问,用一脸“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的表情看着他,一边开口道:“王杰希啊,礼部尚书王大人,懂不懂?”

哟呵,这小子。
叶修笑了笑,果然没猜错。

评论
热度 ( 70 )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