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郑业成小哥哥prprprpr

题外话伞修

又是一年寒冬。

腊梅挂在枝头将开未落,红的白的开得各自欢喜。
男子濯濯素手,停在枝头未动。
又是一时寒冬。

身后蓦地传来略嫌凉薄的低沉声音:“何人所在?”
靴子落在雪上发出轻微的响声,男子转身浅笑:“吾乃汝之教习先生。”

颜貌体态端庄温润,着了件黑色披风,更显朱唇玉手眉眼鲜妍。本该是男子又何来这般的十分姿色?男子见他半晌不语,嘴角闪现过几丝调笑之意。

于是他眼底又如同浮现出当年的玩笑意味:“……何,为教习?”

……

风雪渐渐大了起来,面前一片迷蒙,眼前的他早已被风雪掩盖。
男子垂眸暗笑,手扶上石碑,上隐约“夫墓”二字。

及尔偕老,老使我……

呵。

评论 ( 7 )
热度 ( 4 )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