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叶]年少轻狂

盛夏的午后一如人所想像的那样闷热。头顶上的风扇转动时发出嘎吱嘎吱的细微响声。刚上过体育课的隔壁班,躁动难耐的汗臭味就这样越过那扇薄薄的门横冲直撞进鼻尖。
阳光从浅绿色的窗帘缝隙间漏下,金黄的颜色流淌着浓郁得好像甜腻的蜂蜜。前排某个桌子“嗤”地一声拧开了一罐橘子味汽水,在满室黏稠的沉闷中显得格外响亮和清醒。

张新杰难得摘下眼镜揉揉眼角,在数学老师似乎无止境的催眠声中,他的余光瞥向只隔了一条窄窄通道的,另一桌的少年。
少年倾侧着身体,把头压在右手臂上。大概是因为小小座位拘束了动作,少年的眉微微皱起,眼睫毛在流蜜般的光阴里有如脆弱的蝶翼。由于睡去,往常在他脸上神采奕奕的嘲讽消失殆尽。

张新杰突然想起一首老歌轻轻哼着: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数学课难得让自己也跟着窗外蜩鸣烦躁起来。新杰收回望向叶修的目光,修长的手指沿着书面边缘划过,漫不经心的又掀开新一页。

隔壁却在这时骚动了一下。坐在叶修前面的组长趁老师板书回头用折得方方正正的小纸条,戳了戳叶修睡得刘海翘起而裸露的额头。见他迷茫的望过来,便将小纸条递了过去,压低声音说:“同学,帮我传给风纪股长后面的女生。”
风纪股长。叶修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坐得端正的张新杰,扬手准确的把纸条丢进了他的桌子上。隔着一条通道,张新杰肯定也听到了。

只是,没等张新杰从叶修那个无意义的笑中回过神来,自带地中海的数学老师就握着三角尺气势汹汹地往讲台下走:“叶修!你上课不认真听讲也就罢了,居然还传纸条?”

这句话犹如平地一声雷,惊得那些睡眼惺忪的猛地挺直腰板,又各自伸手掐醒睡得死沉的同桌。
张新杰隔着老师的背脊看向叶修白皙的侧脸。叶修丝毫没有被吓到,仍有闲情逸致偏过头朝张新杰挤挤眼睛。

“……你沉迷游戏导致复读,本来就该珍惜这个机会!你可别忘记,这是高三!还是高三重点班,不学习就别在这祸害别人!”
地中海劈头盖脸地对着叶修一顿骂后,立马转身对张新杰伸手道:“新杰,把纸条给我。”张新杰学着叶修弯了弯嘴唇,然后在全班愕然的表情中扬手把纸条丢出了窗户。

“你……你!”地中海气得手直抖,神色间明显是认为叶修把他的得意学生给带坏了,“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捡回来!”
木门“梆”一声砸得回弹,全班默然。他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他们的风纪股长,居然有一天也会对着老师做出这样逆反的行为。
张新杰戴上眼镜,从桌底又摸出一张字条,面无表情的递给身后的女学生:“上课违反风纪传纸条,学分应各扣一分。”

这时地中海已气喘吁吁地赶回来,抬起手把纸条砸进叶修怀里:“既然想说,那就让你当着大家的面说个够。你给我念出来!”
叶修眯了眯眼睛,似乎睡懵了的头脑还转不过来刚刚张新杰的怪异举动。

他揭开那张纸条。
随着清秀字体在眼前徐徐展开,叶修的眉眼似乎也染上了沉沉笑意。

“张新杰,我喜欢你。”收起了平日吊儿郎当的不正经模样,此时的话或许真的要比诺言还重。
“嗯,我也很喜欢你。”张新杰托了托眼镜,背向窗户在逆光中看不清了他的表情,声音却不自觉的带上了理所当然的欣喜和肯定。

当然喜欢了……叶修……前辈。

喜欢他在张新杰高二的开学典礼,作为高三代表时的发言;喜欢他埋头做题时眼睫毛在光线下投射到脸上的浅浅阴影;喜欢他叼着一根草躺在校园草地上假寐,还喜欢他为了等自己一年而不顾一切选择复读……
一切的一切,叶修在自己的眼中显得那么光芒万丈那么耀眼非常。

怎么会不喜欢。

教室里窜起一声尖细的口哨声,无视了数学老师惨白的脸,猛地爆发一阵惊天动地的掌声。

……
“诶诶,听说那件事了吗?”
“什么?”
“听说,之前的一届师兄在数学课上向另外一个师兄告白了,据说当时的数学老师直接晕过去了呢。”
“啊,有这种事?”参加讨论的其中一个少女轻掩着嘴惊呼,“这是公然出柜了?”
“谁知道呢……”

年轻的学妹嬉笑追逐,微微掀起短裙溅起的是青春的声音。远处百年老校的钟声不急不缓的响起,宣告新一届开学典礼的开始。
蓝天之下,阳光正好。

________________
大声告诉我——甜吗!

评论 ( 12 )
热度 ( 28 )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