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丞相不正经【6】

☆ooc严重☆

☆私设严重☆

☆拖延症严重☆

-------------------------

“哎哎借我躲躲借我躲躲……”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伴随着脚步落下溅起的水声雨势猛地就大了起来。
叶修斜靠在客栈的门上,猝不及防地就被闯进来的男人撞得失去平衡,却在余光间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从身旁越过。

嘴里叨叨不停地男人倒也是眼疾手快,手一展便握住叶修的手臂将他拽了回来。在叶修恢复了平衡转过头的瞬间两人像苏沐橙常看的那些话本子一样,佳人才子四目相对一见钟情两情相悦暗生情愫坠入爱河,从此过上夫唱妇随男耕女织恩恩爱爱的生活……

才怪。

在看清了对方是谁后叶修猛地挥开了按在他手臂上的男人的手,两人同时爆出一句:“我靠!你怎么在这?!”

方锐打死也不会想到叶秋会在这种于京城官员看来十分破落的地方。

尽管兴欣镇的确很重要,但来来往往的人大多还是农工匠商这些底层人物,身为士阶级的叶秋出现在这里,可实实在在让方锐吃惊了一把。

说起如何与叶秋此等妖孽结缘,方锐若是讲一讲倒也算得上是一段传奇。
当年风华正茂的方锐还是呼啸的二公子,端的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自然吸引了不少年轻女子的爱慕。而方锐也舍得为姑娘们花钱,一次为了一花楼姑娘竟咬咬牙一掷千金请了把玉如意。

这可不是普通的玉如意,据说是从疆外带回的玉料子,又请大师如何的雕刻如何的打磨。总之,两百五十两的如意,方锐就算把它捞来了。

可没等玉如意真正到手,方锐就得到“噩耗”——那玉如意,居然给不知从何得知消息的自家老爷子截下了。
这可差点没使方锐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痛定思痛后落了决心——

不行,玉如意一定得拿回来。

说干当然就干,方锐不知从哪扒拉来一块黑巾,把头一蒙就往老爷子院子里的围墙上翻。

可他忘记一件挺重要的事。

老爷子院里,有两条狗。

大狼狗。

西域来的。

忠心得只认准了老爷子。

一看有个东西翻进来,狼狗当然吠,吓得扒在墙上的方锐一松手,屁股朝下地砸进叶秋的怀里。

叶秋也是无辜,和呼啸老爷子夜谈完走到门口,就被从天而降的一个人砸得七荤八素。
方锐当然不好受。平生长这么大,头一回被一从来没见过的男子抱着。要是说出去,他堂堂呼啸二公子的脸往哪放?

没等做出反应,老爷子颤巍巍的吼一句:“叶相!”桐木的拐杖就随之扔了过来。
被正中脑门的方锐当即就翻了白眼,后事不知。

再后来,方锐就发现人人传颂呼啸二公子是个爱好当盗贼的好汉,还被封为“天下第一盗贼”。更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还真有人半夜就翻他的墙要和他决一死战。

当时在场的,老爷子家丑不外扬,狼狗和墙不多嘴,那个被老爷子叫做叶相的男人……

呵呵,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谁干的。

从此,方锐和叶秋的仇,算是牢牢的结下了。

可惜方锐后来因一件小事就直接被赶出京城,流落到兴欣这个小地方来卖“秘制家传神药”来了,再也没见过叶秋。这一次也是他外出被雨撵得不行才进客栈的,不然他也不会发现叶秋就在这里。

往事回忆完毕,方锐和叶修就面对面的坐在桌子旁了。方锐也算识时务,知道如果叶秋说了真名兴欣肯定早就轰动了,自己也不会等到现在才知道叶秋在这,于是犹犹豫豫的开口:“你……”
“我现在叫叶修。”叶修猜出方锐在想什么,抢先提醒了一句,“不过,方锐,你怎么混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现在?”方锐瞅瞅身上,除了衣服有点湿,其他也还整齐,“我很好啊。倒是你,怎么沦落到被人赶出来的地步?”
“赶出来?!不是说经商吗?”站在唐柔旁边的陈果虽然方锐她认识,叶修也认识,但从方锐一进来就没搞懂他们俩到底怎么回事。茫茫然和唐柔包子对视了一眼后就一直安静站在旁边,等终于听出一句自己懂的,却是这么个消息:“……叶修?”

陈果是个聪明人。
她开始从第一次见到叶修想起。和那个人一样的性别,对兴欣陌生又熟悉的态度,说话间不自觉带上的官腔……越往深处想越心惊,想到最后陈果倒吸一口气:“嘶!”

方锐看着陈果的脸色千变万化,立马想站起来捂住陈果的嘴却被拍开。

“你你你……你不会就是……叶相的兄弟吧?!”

“自从吴家庄发了水灾后,康王似乎也不太安生了。”江波涛皱着眉头,翻看最近呈上来的宗卷。多了近一半的人口出入,日益频繁的盐铁购入,种种都昭示着近日的异常。盛夏迫使心头的燥火更旺了一层,习惯使然他转头问了一声面容恬静的俊美少年。
可眉目沉静的俊美男子却并没有听到江波涛的话,专心致志地睁着乌溜水润的眼睛敲着茶壶。精致的茶壶稳稳卧在炭火上,里面盛的水已经冒起白雾。新送来的雨前龙井是皇上的新赏赐,等待沸水一冲便可焕发生机。

半晌没得到回应,江波涛放下手中的事揉了揉眼角,又望了望专注于自己的事的好友。

自己的好友什么都好,就是爱走神了点。特别是自从叶相走了之后,发呆的频率好像就直线上升了。
他抿抿嘴,又开口提醒一遍:“自从吴家庄的事情起,康王好像也不爱安生了。你觉得呢,泽楷?”

被唤作“泽楷”的少年收回目光,认真的看了一眼江波涛后“嗯”了一声又没了下文。

好吧,不只是爱走神,周泽楷也的的确确寡言了些。
江波涛无奈的笑了笑,想起之前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情形。

似乎由于是周泽楷年纪尚轻,轮回并没有把目光过多的注重在他身上。当他一举夺得魁首的时候,强烈的对比和落差自然使周泽楷的竞争对手妒恨不已。于是诸如衣箱里的蛤蟆,书桌下的死蛇,门上的墨汁,一转头就被掀得乱七八糟的物品等,层出不穷的报复滚滚而来。
周泽楷自然不会理会这些无关紧要的幼稚把戏,蛤蟆死蛇打晕拎走,衣物照常收拾送洗。可这却促使同窗的恶作剧变本加厉,甚至严重到在周泽楷觐见圣上那天谎报时间,让他差点误了时辰。

江波涛正是在这个时候看到周泽楷的。
由于着急便直接从大街打马而过,一路额前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散乱,甚至发髻上还挂着一片花瓣,上衫的领子也歪向了一边。

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似乎是发现没什么人以为真的迟到了,周泽楷便呆呆的站在御书房门边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连看向江波涛的眼神都有些委屈。
看着周泽楷投来的求救眼神,江波涛仿佛看见自己在家是十分疼爱的小弟,当即就凑过去……陪他一起站了。

后来,虽然江波涛不是轮回家族的人,却被人划到那去,和初次他对周泽楷表明的立场有很大的联系。

当然,这又是后话。

“烟雨掺和的很多。”左等右等,周泽楷终于伸出手拎起茶壶往杯里倒一边开口说话。
茶叶果真见水即活,在白雾中浮浮沉沉,氤氲得他的面容有些模糊。

“这话怎么说?”江波涛嗅着空气中的茶香,稍稍探过头。“康王胆子也大了不少啊。”
“之前给人的印象本就懦弱,这样才容易做事。”周泽楷有点漠然的看着茶杯,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和烟雨有关,那烟雨胆子要大得多。”

“咳,可不是。”江波涛扬扬眉,“本来皇上就不耐烦家族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即使康王再怎样,毕竟也是皇家人,说出去总得好听些,但烟雨就……”
“嗯。”周泽楷抬头望望屋外的树。

“前辈……在哪呢……”
“嗯?泽楷你说什么?”
“没……”

蝉鸣声声,顿时也扰得他向来平静的内心不稳起来。

“嗤,老板娘好眼力啊!”方锐一下没忍住笑出来,“何不在往里想想?”
“老板娘别管他。”叶修翻了个白眼,一把把他推开,“话说,你不准备也在这里干会儿?”

“这?”方锐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自然有些不屑,“就在这干活么?你还想再成立一个家族,打回京城去不成?”
“怎么不成?好歹,我也是在各个家族中夺过头魁的吧?这可是王者之师啊!”叶修倒是信心满满的样子,却实在勾不起方锐的兴趣:“什么王者之师?说出来立马会被人拖出去斩了的吧?与其在你这里守着虚无缥缈的未来,我还不如再回呼啸去呢?”

“呵,那不更虚无?”叶修笑得嘲讽,“你也是……”

“还是算了吧,”方锐摆摆手站起来往外走,“等我看到有希望也不迟。”

“……所以说,你们俩到底说什么呢?”陈果挠挠头,踮着脚望向方锐的身影。
“当然没什么。”叶修轻松地耸肩,“我想再拉一个伙计,结果被拒绝咯。”

“嘿……莫名其妙。”陈果嘀咕着,看见唐柔向她挤挤眼。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