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丞相不正经【7】

☆ooc严重☆

☆私设严重☆

☆拖延症严重☆

-------------------------

“对了,听说那狗官逃到兴欣的地界来了。”陈果用胳膊肘捅了捅唐柔,趴在她肩上窃窃私语。
“是呀,不过他逃不了的。”唐柔歪头想想道,“没觉得最近反而人又开始多起来吗?除了部分逃到这里的难民,还有很多身份不明的人。”
“……这么说倒也是。不过,你不怀疑叶修的身份吗?”

“怀疑是怀疑,不过没什么证据。”唐柔垂下眼,用抹布蹭着桌面,“还记得我跟你提过我有个哥哥在朝堂当官么?”
“记得记得。”陈果点点头,“唐昊么,那可是大理寺少卿,也没几个人不知道啦!”
“嗯,我前些天就和他通过一回信……”

“你居然还会写信?……咳咳。”陈果面对唐柔有点鄙视的眼神自觉的把惊讶的话咽下去,小声的嘀咕,“我还以为你除了喜欢舞枪弄剑不喜欢这些呢。”
唐柔当做没听到陈果这番话一样自顾自的说下去:“他倒是告诉我没听说过叶秋有其他兄弟。说他一直独来独往,至多也就是和郡主苏沐橙走得近,但其他也没什么啊?”
“这些谁都知道吧?”陈果很不雅地翻了个白眼,“不行,我得去问问他。”

陈果噔噔噔地爬上楼梯敲开叶修的门时,叶修正在和包子东拉西扯。

“对了老大!你是什么星座的?”
“星座是什么?你们那里的东西么?生肖?”
“对啊!我是水瓶座的诶!老大你呢?”
“我?我属虎的。”
“诶……狮子座吗?狮子座好啊!”
“为什么是狮子?”
“诶,老虎和狮子一样凶猛的呀。”

……两个人说的都不一样对话到底是怎么进行的?

陈果暗暗腹诽,动作倒是没停下来,径直走向叶修:“叶修,我和你谈谈。”
“谈谈?哦。”

叶修看着面色有些不善的陈果站在自己屋子里好像脸色又黑了几分,无缘无故的想起之前那个每天到晚都觉得有人欠他五百两的表情的老友。

啧,想起他晚饭都吃不下。
叶修甩甩头丝毫不在意自己又抹黑了韩文清,随着陈果走出屋子。

“难得啊老板娘,想给我开小灶?”叶修拽了根草叼在嘴里,吊儿郎当的靠在墙上。
“瞎说什么呢你!站好!”陈果拧着眉毛叉着腰,气势活像强抢良家妇女的恶霸。
可惜她比叶修还矮了个头,气势在叶修面前就跟没有似的。

“我问你,刚才你和方锐的对话,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叶修有些迷茫的看着她,表示不解。
“你和我说过你没来过兴欣,那你是怎么和方锐认识的?还有,被赶出京城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到底是谁?”

“我是叶修啊?”叶修饶有兴味的瞧着陈果,暗暗赞叹陈果和唐柔果然是好苗子,眼光不错啊。

咳,眼光不错是说自己。
叶修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夸了一番,耸耸肩又换了个姿势继续靠在墙上。

“之前呢?之前总不能叫叶修吧?”
“是是是,我就是叶秋了。你们说的风流倜傥英明神武,女子追求男子妒恨,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

“闭嘴吧你!”陈果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会来听这家伙的垃圾话了。原本心中起的疑虑倒被叶修这般没脸没皮的话给打消的一干二净。
可气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拿自己从前少女怀春对他说过的话又复述了一遍,自己崇拜的人怎么会是这般鬼样子!这下好,自己打死也不会承认叶修就是叶秋了。
陈果脸一阵铁青,甩下叶修就往回走。
“诶……怎么走了?”

叶修也知道自己这番话暂时打消了陈果的疑虑,但是现在这个身份对他来说更加有利,他可以以一个全新的身份更方便的做事。
况且,叶秋身上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在没有明了局势之前,他绝对不可以把无关的人卷进来,例如陈果唐柔,例如包子。

毕竟,自己当初到底是因为什么而今沦落成这个样子,只有自己最清楚啊。

_

“喻表哥喻表哥!这路好像不是这么走吧?”黄少天扒着马车窗,尽力伸着头向外张望,“虽然说这里我不熟,但是大致还是了解的,刚才那条岔路,一条是去吴家庄一条去兴欣,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还是说,那狗官已经逃到这边来了?哈哈哈真是自投罗网啊他就没想过去兴欣反而更容易被抓么?到时候我们来个瓮中捉鳖……”

“少天。”喻文州有些担忧的扯了下黄少天的衣袖,“把头缩回来,这样很危险。”

“怎么会怎么会,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剑圣啊!剑圣知道什么意思不?就是顶顶厉害的人……嗷!!”

不知是马蹄还是车轮被一颗石子硌了,车身立即就往旁边歪了一下,黄少天还处于把头伸出去的状态,很悲剧的“咣”一声砸到一棵树上。

“少天!”喻文州难得也紧张起来,连忙让车夫停车,伸手把被撞得七荤八素的黄少天扶回来,按在他的额头上。
“没事吧?”

“没事……”黄少天疼的暂时忘记说话,颤巍巍的伸手去戳喻文州,“喻表哥……要是我死了……你要告诉老叶……让他守寡吧……还有,我要这棵树给我陪葬……”

能说这么多话就是没事了。
喻文州面无表情的朝少天撞得起包的头用力按下,“没事,你还活着。”
所以守寡什么的,还是收回去吧,我就当没听见。

“嗷嗷嗷!”黄少天疼的往上一窜,半眯着眼睛看到喻文州温文尔雅的笑脸。

呜啊,好可怕。

喻文州说没事,倒是真的,当时因为道路崎岖车本来就没走快,所以黄少天也只是头上有了一点淤青,并不碍事。
只是他本来还想对少天说叶修的事,这样一来……倒是不用说了。

吴家庄的百姓,喻文州已经派了一路人马加急前往赈灾,而自己则和黄少天带着几个下属前往兴欣。
早有耳目通报,吴家庄的县令出现在兴欣,似乎是想往西南逃窜;去到吴家庄的下属也回来禀报并不见多少赃款,结合自己得到的情报,喻文州猜测这个肥头猪脑的县令应该是受人的指使,才从中捞钱。

至于钱,自然是在这县令背后的人手上。

县令出了事,自然也就没有利用价值,并且很可能会被杀人灭口以掩盖一些不想被人知道的东西。
所以,他必须赶在别人面前抢先把县令看守起来,也可以说是变相保护起来。这样,从县令口中挖出康王最近在搞什么鬼才是最有可能的。

只不过……当时要是派少天去赈灾就好了。
凭他那张嘴,可以省很多事情。

况且……他也不是很想一直和情敌在一起啊。

啊,失策失策。

-------------------------

你说什么?短?咳,怎么办我听不到哈哈哈,听不到……

前章刷韩张上章刷周江这章刷喻黄你到底想怎样……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