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郑业成小哥哥prprprpr

这个丞相不正经【8】

☆ooc严重☆

☆私设严重☆

☆拖延症严重☆

-------------------------


“不过,你的头,现在好多了吧?”说到底,喻文州还是掀帘望了望窗外,又转头问黄少天,“我还道康王怎么这么安分,果然还是不容小觑啊。”

 

一路上他就一直嘀咕着怎么没有所谓的暗杀重头戏,原来是算准了他会猜到来兴欣,等着他呢。

“来的正好。”黄少天甚至还笑了笑,他当然知道喻文州在说什么。


从小在残酷的训练中经历过来,听力得到极佳的锻炼。远处踩在绵软树叶上的脚步声,衣裳略过空气的声音,拔刀的声音,一清二楚。仿佛闭上眼睛就知道暗杀者是用什么姿态飞奔而来。

 

一个,两个,三个……来的人还真多啊……是太过看得起他们蓝雨了吗?

夜雨声烦在剑鞘中发出兴奋的嗡鸣声,黄少天舔了下嘴唇,蹬着脚下的木板猛地就跳了出去。坐了这么久的马车,他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活动下了。

 

锋刃出鞘,发出锐利的剑鸣,年少的剑客带着意气风发的绝对自信朝暗杀者斩去。


蓝雨培养着刺客,本来就是在黑暗中作战,但黄少天却格外的厌恶黑暗,一定要将自己最耀眼的光芒暴露在世人面前。

 

这又何尝不可?

有绝对的实力,就能够任性。这是强者的准则。

 

这个世界,正确本来就是掌握在强者手中,谁强谁说了算。

 

利刃破开胸腹,纯粹至极的鲜血溅了一地,也许在他看来这些人也和平时练习的稻草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夜雨声烦在空中反射出极为耀眼的光芒,似乎能够斩去一切污秽和黑暗。

 

刚满十八的少年向着青年阶段过渡,黄少天执剑傲立,已然成了以后剑圣的雏形。

 

他早就说过,蓝雨的剑客,是世界上最好的。

 喻文州嘴角扬起笑,也许现在的他也无法想象,今后的他和黄少天,竟能发展的无法想象的地步,成为别人口中令人敬畏的“剑与诅咒”,并发出无法直视的光芒。

 

 “也许留下几个比较好。”喻文州望着收剑跳回来的黄少天,“是应该向‘那位’透露一点我们的立场的吧。”


“那当然,”黄少天扬起明朗的笑,“我们蓝雨可不是软包子那么好捏哦。”

 ---------------------------------------------------------------

“这么说,你真的是叶秋?”

“当然……不假。怎么,你还是不信?”叶修挑挑眉,跟在陈果身后下了楼。

“切!不是!”

 

思来又想去,陈果最终还是揪着叶修的领子要求他认真回答自己的问题,而自己也终于确定了自叶修来之后最大疑惑。

没想到叶修真的是那个位极人臣的名相……尽管看上去并没有一丝像的模样。

倒像是空欢喜一场了。她寻了个位子,没精打采的坐了下去。

 

唐柔并不像陈果表现的那么失望,一来她对朝廷了解不深,二来她也没意思关注这些,所以反倒是对叶修这个看起来有些神秘的人涌起了好奇。

“那么,接下来你想干什么?不会就此退出朝廷吧?”

 

叶修咦了一声,也跟着陈果坐下来:“怎么可能?自然还是要回去的。不过,唐姑娘有意思跟我去京城闯闯?”

“我对权利斗争并没有多大兴趣的。”唐柔随和的笑了笑,仿佛叶修提出的并不是一件多好多让人艳羡的事情。

 

“咦,不只是权利斗争啊。”叶修呵呵一笑,从桌上捻起一颗花生豆丢进嘴里,“京城的各个家族,每年年尾,会有一次非常重要的比试,你可听过?”

陈果和唐柔一个点头一个摇头,叶修便又往下说:“说到底和文人上京科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不过范围要比科考广得多。

不仅仅是文人的才学素质,更有总体的武力,储备,资源,人缘,制度,由上至下的管理和分工,这都是考核的内容。”

 

“可比试后又有什么用?”唐柔的兴趣被勾得更高,拖过条凳坐在叶修身边,“详细讲讲?”

 

“一看你在这方面就要比老板娘逊色不少。这个问题提出来,只是会引人发笑罢了。

比试胜了有什么作用?那当然是显而易见的。权利的扩张,金钱的增加,皇帝的倚重,百姓的民心……每一样都很重要。因为这些东西,可以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

在一个家族中,每一件事每一句话都要以家族的利益为出发点和思考点,在我,乃至所有家族人的眼中——

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

 

“冷血。”听完叶修的一番话,唐柔对叶修做出如此评价。

“就是冷血,你说的对。”叶修又轻轻笑了笑,“否则,你凭什么在朝堂漩涡中活下去?”

 

唐柔愣了。尽管她的个性有时雷厉风行得像个男子,可做事的方式却依旧是女子的想法。

女子重情,她也理所当然的把情放在首位。

可朝堂之上毕竟是男人的世界,叶修的所作所为所想,也许才是正确的。

 

“我的目的,就是想再组建一个家族,与京城那些个所谓的大家族,争一争。”

骨子里的骄傲迫使叶修挺直腰杆面对所有的要经受的一切,烙印在记忆深处的那份荣耀也不容许他后退一步。

 

这是陈果后来所想到的,这个男人,就顶着所有的压力和期望,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淡定而从容。

 

“我知道你想,但是,可能吗?”陈果有些忧愁的看着叶修,“你被赶出京城,相当于没有着落,重建一个家族谈何容易?况且,兴欣只是一个小小的客栈,要什么什么没有,你说的,可能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叶修又捻起一颗花生豆,放在跟前端详了一下,“只不过新帝上来后,一直在尝试打压,也是怕家族的势力太过强大,不然怎么会先拿我开刀。”

 

“况且,这只是第一步而已,他需要一个人人眼红的人来当他第一块跳脚板。”说完他又感慨一声,“树大招风啊树大招风。”

 

“你刚才说……这只是第一步,为什么?”唐柔托腮看着叶修,皱着眉不解的问,“凭着皇帝一个人的力量,恐怕要扳倒家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

 

“家族间的关系本来就不是自他登基后才开始有的,前几任先帝都搞不定。他想要的,不过是尽量削弱家族的地位和权利罢了。”

“先从最让人艳羡的人身上下手,逐步延伸开来。人们都说一家独大不如两家斗争。这是因为在面临困境时他们总会选择最能保护自己的利益的做法,也就是选择合作。而如果只剩下一个享权的家族,扳倒它的就不仅仅是皇帝的力量,还有其他家族的力量。”

 

“这是必然的。现在,皇帝要做的就是,尽力捧高一个家族,以方便家族斗争。

 

而被捧得越高,摔下来就越重。皇上看中的第一个目标……”

 

叶修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因为一个相同的答案在唐柔和陈果两个人的心头浮现。

 

嘉世。

 

如果当初嘉世能够再低调一些,说不定还能再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可惜嘉世早被叶修惯坏,只会不断浪费着自身的优势。

叶修走后或许孙翔来接手实力能够再次大增,但在皇帝身边的这柄剑如果愈加锋芒毕露,就愈加容易折断。

 

毕竟,皇上是不会放一把随时可能误伤自己的剑在身旁的啊……

叶修无奈的笑了笑,望向刚退水后阳光布满的窗外。

 

如果对他来说嘉世已经不可救,那么……

或许,自己来到兴欣,是个很出色的决定呢?


评论
热度 ( 24 )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