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丞相不正经【9】

☆ooc严重☆

☆私设严重☆

☆拖延症严重☆

-------------------------

“对了,不是传闻你对那柄‘一叶之秋’宝贝的不得了么,怎么没有见你带出来?”陈果拿起鸡毛掸子左看看右敲敲,有点沮丧的发现柜台附近几乎被她打扫的一尘不染,叹了口气望向还瘫在位子上的叶修。

叶修闻言微微扬起头,扫了眼蹲在门口的包子,懒洋洋地开口道:“老板娘自从知道我是谁后似乎问题多了很多……。”
“去,要不是之前离得太远了信息给的基本都不到位,导致我对你的印象太好,要不然我才懒得问你!”陈果挥舞着手中的鸡毛掸,忍着不要往那个满脸欠揍的人脸上糊。

“咦,那现在的印象就不好了么?”叶修似乎带着一种“所有人都应该喜欢我”的理所当然,于是有点奇怪的问陈果,眼睛亮晶晶的,好闪。

这一句话来自自称美丽可人的老板娘。

有点像隔壁街王老头的阿毛。

哦,阿毛是一条高大威猛威风凛凛油光水滑……见肉就怂的大狼狗。

以上这句话依旧来自老板娘。

大水退去后,兴欣客栈的生意就差到不忍直视,一帮小二,像叶修唐柔和包子,每天闲的快要长毛。就连隔了两条街,据说在卖什么“祖传秘方”——其实就是除了吃不死人就没什么其他用的草药,每天忙的要死的方锐也跑到这来,现在正蹲在门口和包子玩弹珠。

“呜啊,来点有趣的事吧!好无聊啊……老天爷。”陈果嚎了一句,趴在柜台上装死,又问了一次:“叶修你一叶之秋呢,那不是你宝贝么?”

“那多重啊!我只身出来——还是被赶出来,还要带这么重的东西,不能吃不能睡……”叶修挪了挪凳子,避开七月灼热的阳光,目光闪过如“你是不是傻”“我的天老板娘这有什么好问的”之类的信息。

……完全无话可以反驳……但陈果的额头还是多了几根青筋。
怎么办,好想打人。

不过,她可算看清楚叶修脸上一闪而逝的苦涩,还是不了了之。

果然,还是放不下啊,叶修。

“……老大!”陈果刚刚感叹了一句,包子立马风风火火地从门外蹦进来,手上还拽着似乎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方锐,无比兴奋的嚷了一声:“老大!看!这是我的新小弟!”

叶修顶着包子比阳光还要炙热三分的目光站起来,轻轻拍了下包子的手臂示意他松手:“放手放手,不然你的新小弟就要断气了。”
包子闻言立即松开手,任由方锐倒退两步差点摔到地上。

方锐后怕的往远离包子的方向挪了几步,这样的怪力,不知道吃什么长的……:“谁是他新小弟?!还有,我还没断气呢,有像你那么弱鸡吗?”

叶修面向包子,包子嗷一声就直接挂到他身上:“老大!这个人和我打赌然后输了,好弱哦,收做小弟可以吗。”
“可以可以。”唐柔忍笑点头,“放开你老大,太热了。”

接收到叶修似笑非笑的眼神后,方锐直接毛了:“这怪我吗?这怪我吗!谁知道他脑子怎么想的?!”

……我也不知道……知道就见鬼了。陈果唐柔和叶修同时在脑海里冒出这么一句,为包子时不时来的奇葩的思考能力感到汗颜。
“但是你输了,愿赌服输吧?你不会连这个都要耍赖吧?”脑子里想归想,叶修可不会放过方锐,立马摆出正经脸色,扭头对陈果喊:“对吧老板娘。”

如果不是边说边夸张的挤眼倒真像那么回事。

陈果不愧领悟能力非凡,立刻从善如流,笑着接口道:“没错啊,愿赌服输,既然输给包子,就留下了帮我干活吧。”

一脸纯良……个鬼!别以为我没看到叶修朝你示意了!
“我来这里干什么?吃干饭么?”方锐悲愤地瞪了叶修一眼,还是坐了下去。

“哪能啊方锐大大,这不就是吃干饭么,不好?”叶修直起身拍拍方锐的肩膀,语气还是有点懒洋洋,“毕竟,要建立一个家族,还需要你这样的人嘛。”

“我靠,你来真的?”方锐抖抖肩闪开叶修的魔掌,有点纠结的望着他,“不是吧……什么时候这么有干劲。”

“还有假不成?”叶修挑挑眉反问回去。
“你还嫌被嘉世坑的不够惨?要知道你被赶出京城,浑身上下除了这身衣裳,有什么值钱物件儿?”方锐飞快的眨眼,掩饰自己瞬间展露的无奈,“嘉世可是罪魁祸首。我从没见过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玩的这么顺手的。”

“得了,嘉世也没几天可以蹦跶的日子了。
万事开头难啊!靠一点一滴打拼积累下来的名气这个时候已经不太可能了,这时候有个‘著名神偷方锐’加盟兴欣家族这个噱头,火的更会快一点吧?”叶修托腮看着方锐,“没想到方锐大大消息还是这么灵通,都离开京城这么多时候了……怎么还对我念念不忘,我真的那么好?”

“你想多了。”方锐立刻摆出一副仁人志士的面孔,“得知你这个‘大奸臣’失了势那天,我差点笑破肚皮。”

方锐离开京城的处境并不像叶修这么糟糕。他本来在呼啸待着的时候,老爷子光顾着把他当心头肉宠了,结果一不小心宠过头,正经东西方锐学不下,偷鸡摸狗的事倒是没少干,以致后来唐昊加入呼啸后对这个整天不务正业吊儿郎当的呼啸二少讨厌了个彻底。
再到后来唐昊成了呼啸的宗主,一向就受到排挤的前宗主林敬言黯然离开了呼啸,本来与林敬言交情甚好的方锐在呼啸的处境也就越发困难。方老爷子的身体也每况愈下,自然护不了他多久,于是方锐一咬牙,背着个包袱,离了京。

“哎呀哎呀,就是不知道老林现在怎么样……”一想起自己的心酸往事就没完没了的方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托着腮嘟囔一句。
“还能怎么样?好好地呆在霸图,颐养天年咯。”

“老林才比我大两岁好不好?颐养天年什么啊……你说什么?霸图?林敬言在霸图?!为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方锐一脸惊恐的望着叶修,好像触发了什么不能接受的点,连砸了好几个问题。
“不要这么激动好不?这是老韩告儿我的。”叶修嫌弃的瞄了一眼方锐,语气轻快地带上了儿字音,“就是霸图觉着他还有利可图呗,就把林敬言挖了过去。你不懂?”

也许是叶修如同看三岁稚子的眼神太过露骨,方锐脸一红,声音顿时就小了下来,眼珠子骨碌一转想转开话题:“……哈……哈哈,这个……”

“各个家族的人可以这样换来换去?”唐柔把下巴撑在扫帚上,听了大半晌后凑过来问了一句。
“唔,这是唐昊的胞妹。”叶修对着方锐扬扬下巴当时给他做了介绍。
方锐在心里“卧槽”一声,更是坐不住了,对着唐柔又不能摆什么脸色,只好干巴巴的呵呵笑了一声,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放心吧,她不知道你当年被她哥哥赶出来的怂事儿,放轻松。”叶修看出他在犹豫什么,跟着呵呵一笑,一手按在方锐肩上。

我屮艸芔茻!你这不就说出来吗!还能不能做兄弟了!!
方锐咬牙切齿的把这个坑爹货的手从肩上拂下去,装作自己满不在乎的模样。

“啊,是这样,一般当上宗主后,手下就大多数是自己家的枝干,但也有不愿意在自家做事,非要的别处去的,是可以的。还有换了新的宗主后,想跳槽的也大有人在。
这个时候就需要办理相关的手续,这个传统也就应运而生。”叶修假装没看到方锐的模样,扭头向唐柔解释,声音倒是听得出来憋着笑。

“但是转了新家族后不会把秘密也带走么?还有,要是一年到头换个不停,不乱套?”唐柔落落大方的朝方锐一笑,又抛出问题。

“带着秘密四处跑,迟早是要被做掉的。一般来说核心人物都很难走掉,这要看家族用什么方式把他留下了啦……还有,不是一年到头都可以换的,只有3月里四个休沐日可以进行变动,这是约定俗成的。其他时候你想要换也不让你换,而且换了也要呆满一年才可以重新换,所以不是一件小事,必须再三斟酌。”

“休沐日是指……?”
“以七日为一个时段,六日上朝后会有最后一天让你洗洗澡梳梳头,出个游请个客……权当休憩。”

“哦,是这样。”唐柔听罢点点头,撑着扫帚又晃开了。

“早听闻唐家兄妹两个都是奇葩,今天一看果然名不虚传……这叫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
“管他呢。”叶修伸出一根手指直戳方锐的额头,“让你加入兴欣,干不干,一句话。”
“有的选?”方锐这会又轻松了,还耸耸肩。

“干!”

评论
热度 ( 36 )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