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郑业成小哥哥prprprpr

[隐all叶]游戏时间·3

疯狂的OOC,今天应该可以猜出谁对应哪个号


(四)

心头有一股异样的感觉迅速划过,叶修脑子飞快的转起来。

卡片上说的,会暂时剥夺玩家的记忆,结合刚刚看到的人的感觉,按理说自己应该不会对陌生人产生异样情绪……当时他刚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也是一样的冷漠和警惕,也没有发现和现在这样情绪变化这么明显的人啊。

 只是……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他一定认识,甚至会是非常熟的哪一类人。但由于记忆被强制性的清除,导致他见到这个人,尽管觉得这个人非常非常眼熟,但无论如何却都再也想不起关于他的一丁半点东西。

这时候叶修把停留在男人脸上的目光稍稍往下移,看清了秀在衣服胸口金灿灿的“9”字。

 咽下复杂的情绪,叶修望着在灯光下显得更加柔和白皙的修长手指,迷迷糊糊地胡思乱想起来。

 

不过,他也万万没想到,在他推开会客厅大门进入的那一瞬间,在场有一个人也对他产生了类似的情况。

瞬间有话要说有名字要喊,话到嘴边却又忘记了自己原来想要说什么,愿望强烈得立马在眼眶中涌出眼泪,只是当时叶修的注意力还在别处,加上控制能力良好,所以并没有发现他(她)的不寻常处。

 那是……什么来着?自己想说什么呢……那个人苦恼的皱了皱眉,望向重新闭上眼睛的叶修。

 9号自若的走进来后的不久,门外又新来了两个客人。叶修无奈的再度睁眼,和所有人看向门口。

一男一女,胸口标着的是2号和11号。

11号的年轻女人先一步走进来,声音甚至还带着一点轻快:“哦呀,看来好像来的太晚呢,抱歉抱歉。”

 面对这么莫名其妙的情况也可以保持着如此高昂的情绪?说不清楚到底是乐观还是根本没搞清楚事情了。但是无论如何,都让叶修稍稍产生了一种类似于“羡慕”的情绪。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叶修看了看在场的人,发现也来得差不多的,这个时候应该有人会站出来……

“咳。”果不其然,刚刚还过来甚是亲切的和他打招呼的7号站了起来,环视一周后虚咳一声:“人都到了是吗?在下有几句话想说。”

所有人便都停下来转头望向站在中间的7号。

“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说清楚也清楚说不清楚也不是很明白,但是有一样东西,”7号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卡片,上面描着华丽的金线,看起来就和叶修那张一模一样。

 “我醒过来的时候首先就发现了这张卡片,放在一个生锈的铁盒子里。”

没错。

“然后我发现这张卡片是连接在类似于我们的脑电波上的东西……能够根据我们的问题作出回答。通过向它提出一些问题后我想大家大概也都发现——我们的记忆好像发生了缺失和改变的情况。”

是的。

 “这个被它——我是说卡片——称为‘次世界’的地方,没有明确的时间,没有分明的界限,一切东西好像都是凭空虚构出来的。”

是这样。

 “那么……它让我们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仅仅是为了玩一个可有可无的游戏?这显然是不可能……”

“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游戏。”6号面无表情的打断7号的话,“卡片上说的很明白了,这是一场豪赌,赌的就是诸位的性命。”

 周围很快响起一阵骚动,很显然有人并没有立刻就意识到这个问题。7号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的确是这样。我本来不想这么早就说这些……”

“不想说还要等什么时候说?等我们都死以后吗?”原本情绪就一直激动的10号霍地站起,身高足足比7号还高一个头,拳头捏得青筋暴起,仿佛下一秒就会往7号脸上砸过去。

 7号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把自己没说完的话补充完整:“……不想这么早就说这些,就是怕大家之中会出现恐慌,反而被自己给绊住。毕竟,队伍在未知面前冷静下来才更重要。”

 

一个一个都是人精。叶修垂下眼睑,在心里给6号和7号重重画上一个勾。

查明是怎么想的,如果可以做队友,着重考虑。

 “这只是无知。无知在未知面前只会死的更快。万一有人到现在还是不能了解情况,到时反倒把我们其他人拉下水,不是更得不偿失?在无法了解这里的人的情况下,就不要乱用‘队伍’这个词。我只能说,使自己生存下去才是正确道路。”这回反驳7号的变成了4号。他有些漠然的盯着7号,明显不满意7号的解释。

“可以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这个所谓的‘次世界’太过于玄幻,这绝对不是科学的……”1号小姐已经快把自己塞进沙发里,时刻抱胸的姿势显示她现在极没有安全感。

 “你听说过一句话?What is reasonable is real;that which is real is reasonable.”6号托了托鼻梁上的眼睛,将放在膝盖上的书合起,“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说过,凡是合乎情理的东西都是现实,凡是现实的东西都合乎情理……”

“合乎情理?我现在已经听不下这些那些有的没的,法哲学原理?这能让我离开这里吗?”1号有些崩溃的打断他的话,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好了先生小姐们,”7号向1号投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

 

“……叮”大厅了突然传来不轻不重的一下金属敲击声,所有人顿了一下,瞬间安静下来。叶修甚至感觉有一条极其冰凉的蛇缓缓爬过自己的背脊,惊起一层鸡皮疙瘩。

 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从何而来?

评论 ( 11 )
热度 ( 25 )

©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胖月亮 | Powered by LOFTER